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画廊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订阅 | 申请链接
您的位置:主页 > 书画知识 >
谁将被未来书画市场淘汰出局?-艺术画廊

谁将被未来书画市场淘汰出局?

作者:admin 来源:artgalleries.cn 日2016-01-09

  过去的一年,中国书画市场在低迷中运行着。纵观2015年,尽管书画生意有些惨淡,但市场的亮点却不断的闪现,特别是在近现代书画市场上还有着很骄人的市场业绩。如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1.84亿RMB成交,《井冈山》以1.27亿RMB成交,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和《劲松》也分别以2.79亿RMB和9000万RMB成交。特别是潘天寿的《鹰石图》2015年底在上海的嘉禾秋拍上以1.15亿RMB成交,实现了在华东地区首次出现潘天寿作品过亿元的记录,这是一个极大的突破。从这些现象上来说,过去一年是李可染和潘天寿年,说是李可染和潘天寿年就意味着中国近现代名家大师的作品仍然是书画市场的中流砥柱,就意味着我们进入了一个精品决定价位的时代。2015年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一方面是普通的书画生意难做,另一方面名家大师的精品抢手,这种泾渭分明的现象说明了市场正在从普通的投资转向高端的收藏。而未来几年将注定是一个书画的收藏年,近现代一线画家的超一流作品仍然是高价位市场的翘楚,而普通的书画生意仍然需要在艰难中维持。

  说起中国书画市场什么时候会好转呢?不是送礼市场的恢复,礼品画在当代书画市场上曾经起过重要作用,但放眼书画市场的全局仍然是中国经济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不管送礼与不送礼,只要经济发展了书画市场的形势就会变好。这就如同股市一样,关键要看大盘,书画市场的大盘就是近现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和经济的发展有着直接的关系,它占着书画市场60%以上的份额,近现代书画市场好,则整个中国书画市场好。书画市场上起决定作用的是近现代书画,吴昌硕、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潘天寿、林风眠、黄胄、陆俨少这些名家大师作品的价位才是书画市场形势的真实反映。
  2016年当代书画市场正在经历着重新洗牌的过程。当代书画市场原本是一个不成熟的市场,变数大,反复多,在经历了较长时期的市场不景气以后,原有的市场泡沫和畸形的特点都一览无遗暴露出来。过去当代市场的一批一线画家,即作品的润例在十几万、几十万一尺的一批画家正在经历着一个市场的危险期,这是因为在当前书画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近现代一批名家大师的作品价位有所回落,许多名家大师的一般作品也不过十几万、几十万一尺,这和当代一些画家现在仍然坚守的那个号称的价位不相上下。这批当代画家面临着一个"破师点"的问题,"破师点"是书画市场的术语,即当代一些画家的润例已经接近或突破了他们的老师或前辈的单位尺幅的作品价位。这就使以收藏为宗旨的一批收藏家面临一个抉择,是收藏黄胄、蒋兆和、李苦禅、赖少琪、启功、刘海粟、关山月、钱松岩、王雪涛、周思聪的画好还是收藏这些价位相近的当代画家的作品好?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当代画家号称的奇高价位在客观上是与近现代的名家大师相抗衡,这些画家现在显然还不具备这个能力。他们的作品过去在送礼市场炙手可热,反腐以来在市场大幅回落,特别是近年来人们对于艺术的欣赏水平在不断提高,对艺术头上一些官本位的头衔有了冷静的认识,而我们的这些艺术家对于当前的市场现实却往往采取漠视的态度,他们坚守的价位没有市场的支持,脱离市场的实际渐渐久远,近期的作品在市场上缺乏流通,长此以往这部分画家将被市场边缘化。特别是画坛的一批新人在成长,他们的作品润例不过几千、一两万或几万一尺,不但画得好而且价位接地气,市场有人气,形成了对奇高价位画家的威胁,其实这些画家现在是很痛苦的,他们的价格直逼近现代画家,即使卖不出画也不敢随意降价,还不如某些江湖画家可以随行就市。

  这些画家如不调整自己的市场方略在今后一段时期里将在市场中被淘汰出局。为什么会被淘汰出局?第一,客观上讲这些画家在艺术上还是不错的,淘汰他们的不是他们艺术不行而是市场规律。市场的规律就是当需大于供时价位攀升,当需小于供时价位回落,但我们的这些画家显然在违背这个规律,短时期内可以,长期下去投资者和收藏者将对这些画家的作品失去兴趣,因为他们号称的润例与市场上实际成交的价位的离散度越来越远。第二,当代的书画市场有畸形市场的特点。在短的时间内迅速聚集起来的高价位,缺乏市场的考验,而这畸形的市场使人骑虎难下,大家都是看涨不看落,某些画家的降价会引起多米诺骨牌的效应,曾经在高价位上购入书画的买家会愤怒的掐死你,这使得这批画家即使心知肚明也不敢贸然降价,只能抬起头来慷然的走向被市场淘汰的悬崖。第三,书画市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新人在不断崛起,市场的变化很快,两三年就会有一批崛起的中青年画家的作品占领市场。在这一点来说,书画市场也有一些像演艺界,几年不见有某些画家的新作品问世,该画家就面临着被市场淘汰的危险。这就如同在上世纪80年代,一批在中国颇有影响的画家去美国、日本、新加坡镀金,而上世纪90年代中国的书画市场开始进入了一个腾飞的时期,这些画家再回到中国来才发现早已经物是人非,尽管以后他们在市场上做了很大的努力,但还是显得有些先天不足,终究没有摆脱被市场边缘化的命运。第四,前堵后截。前面近现代书画名家大师的价位就是警示牌,要想过"破师点"需要当代画家细细掂量和思忖,这是前堵。后截是一批新人正在追上来,做画家难,做一个作品润例奇高的画家更难,当初挣钱的容易与现实市场的煎熬是相辅相成的。
  这就是现实中国书画市场,未来几年将有少数画家被市场无情的淘汰出局,一批画家将处在被市场边缘化的危险之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5050237号